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主题: 莲花籍红学研究学者刘晓江红学专著《明义题红诗研究》出版

  • guest66599422
楼主回复
  • 阅读:7805
  • 回复:13
  • 发表于:2021/12/29 20:06:31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莲花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内容简介

该书对明义《题红楼梦》二十首七言绝句及明义本人做了全面的有价值的探讨。内容有:明义研究综述、明义生于乾隆九年(1744)考、明义生平简论、《绿烟琐窗集》与题红诗证真、《绿烟琐窗集》写作年限与题红诗写作时间考、题红诗二十首诠析、明义所见《红楼梦》抄本性质的判断及可能的来源分析、明义与曹雪芹是否相识等。

该书最后一章通过对弘晓、佟佳氏等人的早期诗文的研读比对,发现早在乾隆初年已经有阅读《红楼梦》的系列"痕迹""证据",表明《红楼梦》至少前八十回成熟的文稿在乾隆十三年(1748)左右已经完成,开始在亲友小范围内流传。这应该是《红楼梦》成书研究的一个十分重要的发现。

目 录

序(赵建忠)

绪论

第一章 明义研究综述

第一节 明义生年与题红诗写作时间研究

第二节 题红诗及小序解读研究

第三节 题红诗真伪辨争、其它研究及展望

第二章 明义家世生平

第一节 明义生年考

第二节 明义家世

第三节 明义生平简论

第三章 《绿烟琐窗集》考论

第一节 《绿烟琐窗集》证真

第二节 《绿烟琐窗集》写作年限考

第三节 《古意》诗二十首评析与价值

第四章 明义题红诗考论

第一节 题红诗证真

第二节 题红诗写作时间考

第三节 题红诗二十首诠析

第五章 明义所见《红楼梦》抄本

第一节 明义所见抄本来源浅析

第二节 明义所见抄本判断

第三节 明义与毛大瀛交游及考证价值

第六章 《红楼梦》早期阅读与成书新思考

第一节 弘晓早期疑似涉红诗与特殊的“友人”

第二节 佟佳氏早期疑似涉红诗

第三节 敦敏、敦诚早期阅红的推测

第四节 《红楼梦》早期阅读者之间的关联

第五节 《红楼梦》成书新思考

附录 明义年谱简表

参考文献

后记

                          序  赵建忠

青年学人刘晓江与我至今缘吝一面,但神交已久。我主编的《红楼梦与津沽文化研究》刊物采用了他两篇文章,一篇是《明义〈绿烟琐窗集〉及其题红诗写作年限考论》,他通过查阅乾嘉时期清代文人的诗文集,发现了杨芳灿《明我斋诗集序》及鲍之钟《题明我斋稿后》,据此两文献得出《绿烟琐窗集》写作上限为乾隆三十二年(1767)、下限为乾隆三十九年(1774)的结论,在此基础上考订明义题红诗具体写作时间在乾隆三十二年(1767)至三十五年(1770)之间。

他还能关注红学的前沿问题,如《红楼梦》版本“程先脂后说”的争鸣,涉及到明义《绿烟琐窗集》及《题红楼梦》二十首的真伪讨论,他通过研究,肯定了《绿烟琐窗集》作为文献的真实性。

另一篇是《论明义所见〈红楼梦〉钞本》,明义《绿烟琐窗集》中《题红楼梦》二十首七言绝句是被红学界看重的早期《红楼梦》题咏作品,但包括著名红学家吴世昌、刘广定、朱淡文、刘上生、马瑞芳在内都认为,明义所见钞本不同于今本《红楼梦》,理由是明义所见内容缺失诸钗入住大观园且无大观园结社、无元妃省亲、不涉家族衰败等情节。

刘晓江对明义题红诗进行了重新解读,通过仔细比对,发现以上大部分缺失情节可以在今本找到对应,遂作出判断:明义所见钞本为今天存世脂评本的某一种钞本。这种不盲目迷信权威的探索精神,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后来我还见到他在全国中文核心期刊《红楼梦学刊》《曹雪芹研究》分别发表的论文《基于〈清实录〉考察明义诗暨探明义生年》《论“琏”字非国讳》,进一步了解到他扎实的文献学功底。

我还了解到,刘晓江就职于江苏省海安市曲塘中学,并非高校和科研机构的学术单位。在繁忙的教学之余,他居然能写出如此当行本色的学术论文,洵为难得!

梁启超《清代学术概论》中曾总结过乾嘉学派治学的十条特色,其中第九条说“喜专治一业,为窄而深的研究”。刘晓江选择的明义专题,就属于“窄而深”的研究,类似的还有在河北省一所中学执教的青年学人宋庆中同志,其《红楼梦黄小田评点研究》专著也属于“窄而深”的研究,有感于中学环境研究学术的艰辛,我曾为之作序。

如今刘晓江以《明义题红诗研究》书稿见示,希望由我写序介绍给红学界。通读书稿,深感角度新颖,颇多卓见,他对明义《题红楼梦》二十首七言绝句及明义本人生平事迹的探讨系统而深入,是一部很有分量的专著,私情公谊,我都义不容辞。

《红楼梦》早期钞本流传时期,除脂批外,确切提到曹雪芹为作者的,根据目前所掌握的文献可知,最早的是永忠和明义。永忠《因墨香得观〈红楼梦〉小说吊雪芹》三首七绝给后人留下了宝贵的信息,如小说名为《红楼梦》、作者为曹雪芹等。

永忠阅读《红楼梦》至迟在乾隆三十三年(1768),墨香是《红楼梦》早期钞本流传时期重要人物,三诗透露了《红楼梦》宝黛爱情的悲剧基调。但局限于永忠三诗的篇幅,从中窥探信息毕竟相当有限的,而明义的《题红楼梦》七言绝句达二十首之多,更有五十七字的小序,所蕴含的信息远比永忠三诗为多。

然而,除了确认作者为曹雪芹等少数几条外,明义二十首题红诗及小序所表现的证据价值却不比永忠三诗高出多少,表现出信息量与价值量的严重不匹配,为何如此呢?

盖因学界对明义二十首题红诗及小序的解读有分歧。如对小序“出所撰”到底是出示给明义还是出示给他人,“余见其钞本焉”的“其”是代指曹雪芹还是代指《红楼梦》,对二十首题红诗的详细解读,除了两三首勉强有共识外,其余则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甚至对明义题红诗的解读主观臆断。

不得不说,对明义题红诗一些基本的判断——诸如写作时间、所见钞本的性质等——还未取得共识。更有甚者,上世纪九十年代出现了对明义二十首题红诗及小序的质疑之声,认为是伪作。

蔡义江先生有感于研究者不能沉下心来对现有资料深入研究,在《永忠吊雪芹诗的史料价值》中说:“有关曹雪芹、《红楼梦》完全信实可靠的史料太少,但我认为,虽然现已发现的真实史料很少,却也提供了不少重要的信息。问题是大家重视得还很不够,更少见对其作深入的研究。”刘晓江对现有资料深入考证的精神,正是当下红学研究中亟需的。

第一,《明义题红诗研究》直面明义的生年、题红诗的证真、题红诗写作时间、题红诗的全面诠析、明义所见钞本的性质判断、明义所见钞本是否有八十回后的内容等等,作者刘晓江对这些棘手的问题都有扎实、深入的细致考证。

第二,《明义题红诗研究》采用了新角度、新方法。如扩展题红诗的探讨范围,将明义的其他诗作纳入考察视野,用新发现的文献对题红诗证真,对所见钞本性质做出判断,对题红诗之间相互存在的逻辑关系予以分析揭示。用《清实录》权威史料考证,对明义生年的判断、《绿烟琐窗集》与题红诗的证真,都很有说服力。解读题红诗重在挖掘与今本的相合之处。

第三,《明义题红诗研究》表现出作者很强的史学功底。如对明义的诗注“余去春出使乌拉苏台”,作者考证出明义于乾隆三十六年(1771),跟随御前侍卫内大臣巴图济尔噶勒调解乌里雅苏台将军管辖的乌梁海两位官员纠纷,这为明义诗的写作时间、明义生年的判断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

对明义诗作涉及的“勉斋出使乌思藏”信息,作者考证出是明义的表兄恒秀于乾隆三十八年(1773)正月赴西藏,这一史实对《绿烟琐窗集》及题红诗的证真也有重要作用。

还有考证出可能的早期《红楼梦》阅读者之间相互的关联,如明瑞与弘晓是连襟,佟佳氏的女傅习幽女史为宫淡亭之女,佟佳氏另一女傅雪楼女史也曾为弘晓堂妹(允禧之女)之女傅,这些都是首次考证披露,具有重要的研究价值。

《明义题红诗研究》的最后一章《〈红楼梦〉早期阅读与成书新思考》也颇有学术启发。刘晓江通过对弘晓、佟佳氏早期诗作的研读比对,发现有早期《红楼梦》阅读的“痕迹”“证据”,虽然构成实证尚有不足,但无疑会冲击现有的认知,开拓研究者的视野。

辛丑深秋于聚红厅


(序者系中国红楼梦学会副会长、《红楼梦学刊》编委、天津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